第1章 为何会脸红? 2018-09-27 18:06 更新 | 3,159 字

佳怡仔细打量着迈着从容步伐走过来的萧雨天,白净的脸庞,长得高大,有一种深不可测的气质,让人心生一种很亲切的感觉。

“你好!你就是林佳怡吧?刚才若菲在电话里谈起过你,很高兴认识你,在以后的工作中有不足的地方,还要佳怡多帮助若菲。”

“你太客气了,我还要多向若菲学习呢。”

佳怡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“我带来两本自己的书送给佳怡,一本诗集,一本小说,望佳怡雅正。”

萧雨天从包中拿出两本精装版的书放在佳怡的手中。

“谢谢!我一定认真拜读!”

“那你先忙着,我和若菲去宿舍中将行李安顿好,有时间请你到我家做客!”

“谢谢!有时间一定去拜访!”

佳怡目送着林若菲和萧雨天走后,她的心里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,凝视着窗外,反倒没有刚才看雨的好心境,心底被一种空凄而无助的心情取代。踏上社会这两年,她第一次这么认真地考虑自己的未来,而这些都是受林若菲的影响。

佳怡意识到现实与理想之间的巨大差异,意识到一个人的文化水平如果低了,就会底气不足,就会在理想与现实的夹缝中迷惘或者无谓地挣扎。原本执着的追求就会被残酷的桎梏紧锁,被长久地压抑在心底深处,让岁月的磨盘无情地碾压。

其实有时候想一想,人生也不过如此,短短的几十年;可是,她还很年轻,人生的路才刚刚开始,难道就这样随波逐流,任由命运之线随意牵引吗?

“当然不能!如果这样,我来到世上一行是为了什么?”佳怡皱起眉头陷入深思中。她感觉自己应该保持一颗积极进取的心态来面对未来的生活。

“我可以不必怀疑为何要来到这个世界,命运已经将给予我的所有幻化成生活中的点点滴滴,我应该仔细体味,正如阳光每天都会照耀我们,而我们有时候会忽略了它的存在,只是习惯了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安心享受这一切一样。”

佳怡将刚才自言自语所体悟到的东西记录在本子上。

“佳怡,我回来了,你在埋头写什么呢?”

林若菲走进办公室的时候,佳怡正巧刚写完,她将本子合上,抬头看着林若菲,淡然一笑:“没什么,胡乱写几个字。你都收拾好了?”

“是的,行李早就准备好了,往床上一铺就完事。”

“你男朋友走了?”

“嗯,走了,他让我捎信,说今晚请你吃饭!”

“无功不受禄,还是免了吧,况且我今晚有事呢。”

“客气啥?我们是同事,还将会成为好朋友,朋友之间一起吃顿饭多好。”

“以后再说吧,你替我谢谢你男朋友。我今晚和同学聚会呢,在北京上学的一个初中同学回家了,他今晚组织几个好同学聚一聚呢。”

“不会是你的男朋友吧?”

“哪里呢?只是最好的同学而已。”

佳怡被林若菲打趣的话语弄得脸庞红红的。她知道李子明是那么优秀,而自己却配不上他。

“如若不是,为何会脸红?”林若菲依旧不依不饶。她看着佳怡默不作声,随即一本正经地说。“本来雨天想请你吃饭,我们正式认识一下,他对李菁菁之死很感兴趣,想听你讲述一下,得到第一手资料,据此写成小说,相信一定会对现在的年轻人有所帮助。”

“哦。这倒是一个很好的题材,只是我所知的东西也十分有限。”

“没有关系,你只需要将你对李菁菁的认识,以及你们之间曾经交流过的话语告诉萧雨天就好。我也感觉这件事值得写出来,对时下年轻人的人生观、对爱情和金钱的理解,对灵魂的剖析,都会起到重要的作用!”

佳怡很赞同林若菲的观点,她轻轻地点点头。

夜晚的大门已经完全敞开,与黑夜有关的一切情节已经悄悄地上演。

佳怡坐着出租车回到公司的时候,正好是十点整,离大门关闭的时间还有三十分钟。她给司机车费以后,转身向公司大院走去。

今晚和李子明他们聚会,喝着啤酒,吃着烧烤,说笑着聊天,她仿佛回到了无忧无虑的求学生涯。虽然和同学很少来往,依然感觉那么亲切,也让她无比留恋过去的时光。

佳怡对门卫招招手,试图掩盖微醺后而踉踉跄跄的步伐,让自己的步履能够沉稳一些。

他们几个同学相聚,除了热情地拥抱和握手之外,更是将彼此的友谊浓缩在酒杯中,酣畅淋漓地把盏而欢,无需存在戒备心理,这也是对彼此的信赖,对友谊的感动之情所在。

李子明让覃力强叫上佳怡的弟弟林嘉强,其中还有李子明的表妹林子萱,林子萱现在和林嘉强、覃力强都是同班同学,另外覃力强还邀请了另一个男同学,佳怡并不认识。因为年纪相仿,佳怡和他们都能谈得来。

“按理说学生不应该喝酒,可是今天大家聚在一起不容易,为了渲染气氛,我建议咱们少喝一些。”

李子明是东道主,首先提议。

“好好好!我非常赞同!虽说学生不应该喝酒,可是为了久别后相聚的李子明,我们还是少喝一点,庆祝这个来之不易的好机会吧!”

覃力强是李子明的铁杆哥们,他最先表示同意。

当佳怡躺在床上,看着空荡荡的屋子,她的脑子里在走马灯似地回放刚才与同学聚会的情景。

李子明依旧对她关爱有加,毫不遮掩地流露出对她的体贴,不过为了照顾她的面子,李子明并没有提出要护送佳怡回宿舍,只是为她拦下一辆出租车,目送她离去,并叮嘱佳怡回到宿舍后一定记得给他发一个报平安的短信。

佳怡发完短信,将要关手机的时候,突然接到一个电话,她醉意朦胧,没有仔细看来电显示的号码,按动确认键开始接听。

“你好……”

佳怡轻轻地翻了一个身。

“是我,宝贝儿!你睡觉了?”

“没有呢。”

电话是李嘉龙打来的,佳怡心里松了一口气,她感觉很欣慰,回来已经一天的时间了,李嘉龙终于记得给她电话了。

“那正好,赶紧给我开门,我就要走到你的宿舍门口了。”

佳怡一脸惊异,说不出话来,但是她明显地听出李嘉龙压低了声音,也许他已经走到走廊门口,怕让别的宿舍中的工友听到吧?

这可怎么办?他这么晚来做啥?

佳怡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,还有一刻钟就到了关大门的时间,李嘉龙现在来有啥急事?她还未来得及细想,门外已经传来轻微的敲门声。

佳怡汲着拖鞋,跑去开门。

“宝贝儿,我想死你了!”

李嘉龙从佳怡打开的门缝中闪进来,搂着佳怡就不松手了。

“你这么晚跑来有事吗?公司的大门一会儿就要关了……”

佳怡被李嘉龙的狂吻弄得有些喘不过气来。

“关了又怎样?我出不去正合适!”

“你……?”佳怡一脸的诧异。“不会吧?”

“怎么不会?我想你想得都发疯!”

李嘉龙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,好像要将佳怡一口吞掉。

“我以为你不理我了……”

佳怡幽幽的说。

“傻丫头,怎么会呢?这不早早结束饭局就来找你了?”

李嘉龙不时地亲吻着佳怡。

“坏啦,你待会儿就要走呢,不然真的要关大门的。”

“我才不管这些呢,今晚就是打死我,也要睡在你的床上。”

“嘻嘻,你这个人,谁会打死你?谁又敢打死你?”

佳怡搂着李嘉龙的脖子,甜甜的笑着。

“这不得了,打不死就更不能走了。”

“你真赖皮,胡搅蛮缠的。”佳怡的神情有些严肃起来。“说真的,你如果不走,让别人发现了怎么办?”

“别人怎么会发现?我们把门锁好,别人进不来,再说了,我明天不用早早走,等你上班后,我再离开也不迟,那时候谁会知道我在你的屋里留宿的?况且,我进来的时候没有人发现,传达室里没有人,院子里也没有人,你说,这是不是老天在帮我?”

“亏你想得出!为自己做坏事找理由。”

佳怡捂着嘴笑起来。

“你还别笑,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!”

李嘉龙在说话的时候,已经除去佳怡身上的睡裙,他已经熟悉,却未厌倦的胴体如凝脂一般让他眷恋。

面对这样的一个情场高手,情话绵绵激起她心底最柔软的地方,佳怡感觉自己瘫软在床上,浑身没有一点力气,她只能轻轻地喘息着,回应着李嘉龙的亲吻,喃喃地说:“我感觉自己身在被迷雾笼罩的地方,找不到出路,看不到方向。”

“办公室又来了一位新同事,今天将床铺安顿好了,以后不能有这样的机会了,事先没有给我电话,就私自跑来,万一我不在宿舍怎么办?”

“你是个乖乖女,不在宿舍里能在哪里?老实交代,今晚去哪里喝酒了?”

“在北京上学的同学放假回家,约好几个同学凑在一起聚了一下,我弟弟也去了,我们都少喝了一点儿酒,就让你察觉了。”

“酒能助兴,喝一点儿酒以后再疯狂运动一下,感觉超爽吧?”

“坏!”

佳怡举起拳头敲打着李嘉龙的胸。

“宝贝儿,我来找你不仅仅是为了消除胸中的欲火,是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呢。”

下一章>>